站内搜索 :: Search
文档索引 :: Archives
Sponsored Links


博客网站 ::Blog Links
Technorat
2005-10-14 00:01:48  By: 博客帮  Technorati Search
游记:怀念混在成都的日子[图片]
  坐在宽巷子的家庭露天茶馆敲字,昨晚音乐房子的酒精在头脑中继续挥发,舌头的知觉因为中午的麻辣然面彻底丧失。2块钱一杯的素茶,1个下午的空闲,这个感觉似乎很成都。用四川话说就叫“好安逸”,“好巴适”。难怪在成都呆了5年的杜甫感慨:“可惜欢娱地,都非少壮时”。

  宽巷子的老房子很多已经变成断壁残垣,不时有白发苍苍的老者在家人搀扶下对着某座废墟指指点点,茶馆的老奶奶告诉我,这里的房子是晚清保路运动时候修的,100多年了,她从云南嫁过来,已经住了50多年,“哪个舍得搬嘛”,老奶奶不断重复着这句话。拆迁后,她们将要住到三环路去,这里也将变成4万8一个平方的豪宅区。很庆幸我能见到这百年成都的最后一眼,这种在上海已经听过太多的故事打乱我的思绪,将我拽出“很成都”的感觉。
  坐在宽巷子的家庭露天茶馆敲字,昨晚音乐房子的酒精在头脑中继续挥发,舌头的知觉因为中午的麻辣然面彻底丧失。2块钱一杯的素茶,1个下午的空闲,这个感觉似乎很成都。用四川话说就叫“好安逸”,“好巴适”。难怪在成都呆了5年的杜甫感慨:“可惜欢娱地,都非少壮时”。

  宽巷子的老房子很多已经变成断壁残垣,不时有白发苍苍的老者在家人搀扶下对着某座废墟指指点点,茶馆的老奶奶告诉我,这里的房子是晚清保路运动时候修的,100多年了,她从云南嫁过来,已经住了50多年,“哪个舍得搬嘛”,老奶奶不断重复着这句话。拆迁后,她们将要住到三环路去,这里也将变成4万8一个平方的豪宅区。很庆幸我能见到这百年成都的最后一眼,这种在上海已经听过太多的故事打乱我的思绪,将我拽出“很成都”的感觉。

  一个山羊胡子的老外过来问路,前面的龙堂旅舍貌似一个进藏者的集合之地,背着大大登山包的旅行者在我面前来来往往,拆迁的工人穿着显眼的橙红色敲敲打打。忘记了时间,甚至忘记了身在何处,梦里不知身是客。当我能和成都人一样,用比在上海时慢1倍的步速在寻常街巷闲逛时,我却已经要离开,告别这段混在成都的日子。

  事实上,这几天我一直想拍一张“最成都”的照片,但却无法把成都浓缩成一个符号,一个天安门、东方明珠之类的符号。成都这个城市似乎有种魔力,缤纷迷乱却又朴实可爱,悠闲懒散却又生机勃勃,就像绵软婉转的四川话一样让人心情松弛下来。老舍在《我的理想家庭》中这样写道:“这样理想的家庭,顶好是在北平,其次是在成都和青岛,最不济也得在苏州。”老先生的4处心水推荐中,成都是我最后一个到的地方,却是唯一让我不舍离去的城市。

  成都是悠闲的。这里天空始终灰蒙蒙,随时随地可能飘下若有若无的雨丝,又不会大到需要打伞的程度,入川5日只看到了5分钟的阳光,成都盆地就像个天然的保湿箱,保住了美女白皙细嫩的皮肤,也让盆地里的人们过着自得其乐的滋润生活。也许是生活太过温软,成都人用浓烈的味道刺激着生活,麻辣鲜香,不管什么菜都要放上各式各样的调味品,调出劲爆的滋味。大大小小无数的川菜馆、火锅店、小吃店生长在成都的大街小巷,稍微有点规模的店,招牌的字体都大得夸张,似乎肆意的招牌能从视觉传导到味觉,引人食指大动。但不管店面大小,无论时间早晚,各类食肆总是人头攒动。成都的白天出租车极其难叫,和上海下雨的时候有一拼,成都人在路上笃定的边逛边等。满大街的“耙耳朵”——人力三轮车,慢悠悠得穿街走巷。时间在成都好像天生就是用来挥霍,就像在上海是用来争抢一样。

  成都是随意的。“违章变道”这个词在成都的交规里可能没有,这里的各种交通工具都走着不规则的S型路线,司机有道必借,出租车随处可停。路名门牌在成都不管用,成都人用自己的方法定义着城市。不记得路了,在路口停下车,慢悠悠的和交警探讨行车路线,后面的车也安静的等着,不会有人不耐烦的摁喇叭。音乐房子酒吧里凌晨的“午夜点唱机”节目,只要敢唱,每个人都可以上台去秀一把。这也就不难理解成都选手为什么在超级女声中如此超群。成都的市中心天府广场被挖成了一个大坑,那尊遐迩闻名的毛爷爷像依然耸立,巨手挥向大坑的方向。而领袖脚下高高的台阶成为成都市民闲聚的好所在,商贩们将小吃挂在胸前,来回兜售。一番吃喝之后,自然会留下一些不能或不愿入口之物陪伴伟人。成都人就是这样随性随意,实在想不出没有什么事能让他们严肃起来。

  成都是亲切的。小吃店、茶馆等老板的态度优异,而且不让你觉得职业化。他们会像朋友一样帮你考虑坐哪个位置好,不厌其烦的解释奇奇怪怪的小吃名字的含义,什么用材、什么做法。看公厕的老头会关切的问我的IPOD是收音机还是录音机,路遇一个人和我探讨300D和350D的区别,可爱的不行。都说成都人不说普通话,不知道是不是我运气好,大部分的出租车司机和小店老板都会对我憋着所谓“椒盐普通话”,尽管我能听懂四川话,这种60个地球人中就有1个人在使用的语言。

  “无人觉来往,疏懒意何长”,在氤氲的茶香中敲完这些字,天上一架飞机轰鸣而过,再过2个小时,我也将被这个机器怪鸟带离成都。马上关掉电脑,再点上一只骄子香烟,最后呼吸一会成都潮湿的空气。身还未走,心却已开始怀念。IPOD里良品痴痴唱着:“也许我不知道,你哪儿最好,让我情牵忘也忘不了。”
Ping.TrackBack  [ Copy ]
http://www.st800.com/blog/trackback.php?id=111
评 论
发表评论

姓名:

邮件:

保存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成都旅游博客-Sichuan travel blog
四川旅游-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1674号
China Chengdu Travel Web  Copyright © 2002-2011 ST800.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Contact
Powered By Sichuan Tra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