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 Search
文档索引 :: Archives
Sponsored Links


博客网站 ::Blog Links
Technorat
2006-04-03 04:05:14  By: 博客帮  Technorati Search
成都金堂赵镇龙灯会
金堂县城赵镇是解放前四川四大镇之一。该镇是三江汇合通川东的水路码头,常年都有一两百条船停靠在中码头和北河边,商贾云集,其中药材和糖酒帮更是不乏资金雄厚之辈。有了钱总得花,烧龙灯就是一个拿钱买欢乐的好方法。
赵镇附近的各乡、保和庙宇、哥老会的码头都办有龙灯。从正月初九开始出龙,首先在乡下给农户拜年。先发“龙灯帖子”。帖子是木板雕刻手工印在红纸上的,内容为“即日龙灯庆贺,××龙灯会拜”。接得帖子的农家得准备一些火炮,最少也得准备一个“四季发财”的礼封。若拜年的对象是有“资格”的人,还得在装有“龙灯帖子”的红纸封套上写上××大爷或乡、保长的抬头。接到这种帖子的主家就得准备丰厚的礼封和火炮,有的还要准备酒席种待,且必得有“参神”挂红的仪式。

到十三日陆续有龙灯上街,十五日就几乎全部上街了。早饭一过,龙灯会的人提着一盏圆形纱灯,上写××龙灯会,上门送“龙灯帖子”,情况与农村一样视主人与灯会的交情发不同的帖子。一般商家都能收到一百多张帖子,而一般居民户是不接帖子的。收到帖子后主家就要分门别类用送来的帖子封上礼金,到时对号发封。

当时的龙灯是要硬烧的,不像现在的彩龙光舞不烧。烧得最凶的是舞龙头和龙尾的;舞“宝”的也是烧的对象,但他是单独行动,便于躲避。我的一位舅父年年都舞龙头,他熟人多,都要烧他。每年灯会下来他的背部都会被烧得半个多月不能穿衣服,但他仍乐此不疲,每年照耍不误。

为了“烧”龙灯,许多商家都请了专门的花炮匠人在家里自制“火花”,用斑竹锯成节装上火药、铁粉,安上引线,做得好的满天飞花,声音大得吓人,做得不好的竹筒爆炸会伤人。火花本是不致伤人的,但是有些心眼不好的放火花的人把火花对着舞龙者后背不到一尺的地方燃放,这样火就直接对着背烧了。“滴滴精”是用火药、曲酒、硫磺做的,燃起来很亮,一点一点往下滴,滴在肉上就是一个泡。最凶的是“猪衣包”,是用硫磺和曲酒裹在油腻的刷把、洗碗帕上做的,有狠心的还裹上腊肉皮,燃起来绿莹莹的一一往下滴,落在人身上就像现在的沥青一样甩也甩不脱,只有用青葫豆苗打,即使打脱,那一块肉也烫烂了。遇见这种情况,龙灯不能跑,最好停止舞龙原地转圈,把手缩在草帽下握着灯把,任火花往草帽上落。草帽也是要燃的,为应付“猪衣包”,灯会都备有专人拿着青葫豆苗,一见落在草帽或身上就用青苗打。还要预备松香粉,一遇“猪衣包”就往上撒“粉火”,一燃明火它就失去了威力。烧龙灯的主儿买火炮一般都买“石桥”的麻扎头,这种火炮中夹地老鼠,引线长短是研究过的,刚落在舞龙者耳边才爆。最轻松的是“铁水花”,在街边架上补锅的炉子化一锅铁水,龙灯来了一人用小铁瓢舀一点铁水往上一抛,另一人用木板一打就会满天飞花。这种“花”对舞龙的人当然无所谓,但围观的人因无避火准备就要遭一点殃,因为它打出的面积广,辐射度大,围观的人难免不碰上几星火花。

舞龙的人多是青壮年,他们头戴草帽,有的包上帕子把两耳掩住以防麻扎头伤耳,虽是寒冬仍然上身赤膊,下穿短裤,脚穿草鞋,以便舞龙和接受火花的洗礼。龙灯多为七节,用竹篾编成,中空,内安铁夹可以点火。龙灯里的火并不是蜡烛,而是用草纸捻,用菜油和松香炸过,由专人点燃、更换。龙头与龙身用粗麻布连着,糊上白纸,龙身画上鱼鳞。龙尾有的与龙身连着,有的可分开单独行动。还有一个舞“宝”的,在龙灯前面引导龙灯舞动。有两个庙子的龙与众不同,一是“玉皇观”的黄龙,全身黄色;二是“二王庙”的孽龙,全身赤色,它们都是九节。游行时黄龙第一孽龙第二。还有一条由乞丐组成的“金龙”(用谷草扎成),是只能走在最后的。

龙灯中间也有一二支牛灯队伍。牛灯由三人组成,二人扮牛,一人扮放牛娃。舞牛灯看来简单其实并不容易,他们一般都要具备狮舞的功夫,表演一些精彩的动作。在乡下有的主家要出一些怪主意来为难他们,如重上几张方桌把礼金放在上面,或用竹竿把礼金夹在上面以考考舞牛灯者的本领。

从十三日开始,每天午后街上就人山人海,前来看烧龙灯。天刚黑,从“玉皇观”(现在的县政府)里传出三声铁炮声,集中于此的龙灯游行就开始了。由黄龙开道,每一队龙灯都有一对方灯笼作前导,写明××龙灯会,随后是一套闹年锣鼓,龙灯随着鼓点舞动。各灯会也由发“龙灯帖子”的提着纱灯挨家挨户地收礼金。黄龙和孽龙都不是认真烧的对象,只是象征性地放两挂火炮。其他龙灯就不同了。每到一处商家,火炮、“滴滴精”、“猪衣包”在天上放,地上除了火花还有随着火炮下落的“地老鼠”在脚下窜。这家放完那家又接着放,一时锣鼓声、鞭炮声响成一片,天上地下火花飞舞,让人眼花缭乱,确有火树银花不夜天之感。

一队龙灯每户商家至少得应付两挂火炮,两筒火花,相好一点的就更多一些,最相好的要“参神”挂红那就更多了,时间也花得更长一些。前队不走后面是不能超前的,所以十五日晚往往要闹一个通宵。其中烧得最多花费最大的还是要数下正街药材帮和河坝街的糖酒帮,一般商 家花费在千元以上,大商家可能就近万了。由此可见当时的商家是很舍得花钱的。

十五日一过就收龙,但有的灯会还有一场余兴,就是一些中老年无子的有钱人家,与灯会协商将龙“宝”送给他家以期得子。十六日,主家备好酒席,舞龙“参神”挂红,然后将“宝”送入寝室挂在床前。龙灯会也就完全结束了。
Ping.TrackBack  [ Copy ]
http://www.st800.com/blog/trackback.php?id=175
评 论
发表评论

姓名:

邮件:

保存个人信息?

欢迎你参与评论,请勿发表与政策法规所不允许的言论。所引起的纠纷应由您个人承担。当您提交即说明您知晓并同意以上条件。

成都旅游博客-Sichuan travel blog
四川旅游-四川中国国际旅行社 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1674号
China Chengdu Travel Web  Copyright © 2002-2011 ST800.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Contact
Powered By Sichuan Travel